伞柒零无

硬币的两面,重度分裂患者

“老师的礼物”

波风水门于昨晚逝去。

作为四代目火影,和漩涡鸣人的父亲逝去。

今天天气很阴,压迫着人的呼吸和心情。波风水门的葬
礼就在如此压抑的今天进行。

每个人都手持花朵。前来的人们挤满了整个广场。作为尚未成年的年轻忍者都排在相对较前的位置——让他们早些领会死亡总不会是坏事。阿斯玛可以清楚的看到夕日红脸上的泪痕——她同时失去了父亲,但阿斯玛依旧看不透卡卡西的情绪。

他的脸被面罩遮住,看不到表情。

他的眼睛也与平日没有半点分别,看不出颜色。他似乎与平时没有任何区别。

前辈忍者站在阿斯玛一代的后面,很容易看到卡卡西的状态。无疑,对于忍者来说,这是很好的表现——没有过多的情感是一个忍者成熟的体现。但同时,卡卡西作为四代目仅存的弟子,四代目最骄傲的学生表现得如此冷淡也不由得让人对卡卡西的无情恼火。

仪式在很久之后结束。

大家又回到之前的生活轨道上。

一个火影死了,还会有下一个火影。世界是为活着的人准备的。

已是秋天,傍晚的木叶已经带了深深的凉意。卡卡西换下暗部的装备走进第三训练场。

天色已晚,孩子们早就离开这里回到家中。

卡卡西开始进行最基本的训练。

他掏出一只苦无,一只波风水门送给他的,带有飞雷神标记的苦无。

“虽然有些沉,但是用惯了也很好用。”

“它会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让我找到你”

“……”

卡卡西用力地将苦无甩向靶子。

正中靶心

于是他把它拿下来,再甩过去。

拿下来,再甩过去。

…………

他瘫坐在地上,最后一次扔出苦无。苦无在靶上闪着寒光。

他终于“哇”地一声哭出来。

他再也找不到他的老师了。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