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柒零无

硬币的两面,重度分裂患者

第四纪元70年,法拉墨108岁,渐现老态,而伊利萨王一如从前,精力旺盛,仿佛依旧正值当年——事实也的确如此,努门诺尔的血脉让他长久的存留于世。

但法拉墨老了,大病一场后,他的精力更不如以往,开始乐于回忆过去,回忆过往的喜怒哀乐,回忆从前的挚友和家人。

在侍从眼里,摄政殿下变得神经兮兮的,他似乎一直在叹气,在后悔,在寻找某些陈旧的东西。

他从箱子里找出他的号角,被半兽人劈裂的号角。

那是法拉墨的号角,也是波罗莫的号角。

法拉墨又一次仔细端详那镌刻的文字和银制的吹嘴。

他太久不曾想起波罗莫,伊利萨王也从未提起曾经的刚铎统帅。

他过早地成为了传说。

过早地被人们遗忘。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