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柒零无

硬币的两面,重度分裂患者

【未授翻】Goodbey Isn't Forever

原作 Lanna Michaels

网址 http://www.ofelvesandmen.com/oeam/viewstory.php?sid=2775&chapter=1

*反正也不能产出就做做搬运工吧 尽管不会有人看
*也许以后会继续搬

*****

听着,我的孩子 。我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而这里还有许多你需要了解的东西。你必须学习很多事才能成为人王。

Eldarion, 你要知道,你的人民会在你统治刚铎的期间死去。尽管你希望有些人不要离去。你无法阻止死亡。我知道这种感受。我早已体验过。

那时你会觉得十分艰难。你的人民需要你做出决定。他们会向你讨要正义,你必须提供给他们,尽管你做每一步是都会尖叫不已。 我的孩子,你要知道头戴王冠时你无法感到真正的快乐。它将你与他人分隔,让你变得与众不同,就算与你一同长大的人也一样。打破这些界限只能意味着毁灭。

作为王,你不会有任何感到放松的时候。每一件*每一件*事出现在桌子上的每件事都是一场危机。如果不是,那么它不会出现在你的桌子上。当小火苗被文官们扑灭时,麻烦就过去了。那是他们的职责。

作为人民的领导者,有些事你必须要做。其中之一就是娶一位妻子。我知道这对你来说不是问题,因为你已经结婚,但对我来说这很难。我曾与人约定。她曾是精灵,是曾抚养我的精灵领主的女儿。这是不可能的。你母亲,我的众多求爱者之一,答应当无人与我结成伴侣时成为我的爱人(Your mother, consented to have me when no one else would)。成为王后并不是困难的事,但当你的王在床笫间叫出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时,这非常难。

嘘,Eldarion,不要打断我。这些事你必须知道。我不是那些胡言乱语的老疯子,从来不是。 我会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拯救它,当我产生幻觉的时候,我看到我的Boromir站在那里迎接我,欢迎我。我会狂喜万分,这有足够的理由。自我上次见到我的爱人已是一百年前了。

漫长的生命是一种诅咒,Eldarion,不要想其他的。那是种折磨。人类不意味着活的长久。人类意味着不需要带着众多伤痛活着。我们的血统,你的和我的,意味着你将活的比你的王后和朋友们更长久。这是种诅咒,Eldarion,再无其他。

严格教导你的孩子,但是不要对他们多加责难。让他们有足够的童年,就像我给你我曾拥有的童年时间一样。不要给我任何称号(Don't name any after me),但如果你认为你必须这样做,称他为 Estel。那是我的波罗莫第一次与我见面时知道的名字。我告诉他精灵叫我Estel。我的真名是一个精灵告诉他的。

不,我还没疯,亲爱的Eldarion。但这并不难,不是吗?坐在你父亲的石棺前,等着他让他的生命离开他的身体。我已经把皇冠交出去了,不是吗?两百年前,我的记忆力开始衰退。啊,我就知道。还有权杖。别指望我叫你‘国王’,你这个小淘气包。我还记得你不会走路的时候。

Eldarion, 我的孩子,听我说。你必须听着。我用一生的时间领导人民。我犯过错,我做出错的决定,我选错了方向。我曾回应以愤怒(I've reacted in anger)。我曾发脾气。

那些事都无法补救,但我必须让它们达到最小化。你是你的人民的王,不是折磨他们的人。记住,Eldarion.。你是你的人民的王。

你母亲?你想要我和你谈谈你母亲?为什么?我并不爱她。我无比感激她,这样一个美好的人愿意嫁给一个坦率承认自己永不爱她的男人。你母亲是珍宝,是所有女人的模范。但我并不爱她。

你以为我爱她吗?就像你爱你的王后而我就得像你一样?哦,亲爱的Eldarion,你已经这么大了,却还这么稚嫩。等你下一次有机会去图书室时,看看摄政王一脉的年表然后找到Boromir,Denethor的儿子,第二个承担这个名字的人。然后你就知道我爱的人是谁了。

他长什么样子?哦,他很漂亮,是作为男人的漂亮。他是个厉害的剑士。他温和有礼,同时也是我见过的最无情的人。他爱我。无条件地爱我。

我从未成为他的王,哪怕到最后也没有。最后他对我说出那些我早已知晓的事,接着死在我的怀抱里。

嘘,Eldarion,那些只是泪水。直到现在,当我回想起那些瞬间我仍感到痛苦。他身中三支奥克的黑羽箭。他身中三箭仍坚持战斗。他杀死的奥克不计其数。所有这些是为了保护两个小霍比特人。我的波罗莫是个高大的人,他强壮有力。三支箭并没有立刻夺取他的生命。他还有足够的时间直到死在我的怀里。

当然,你母亲知道。我对她说了所有的事。她不会听到关于我的指责。“他的死并不是你的错”她说了一遍又一遍。我不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个你母亲从未知晓的秘密。如果不是因为我,波罗莫那天就不会离开营地走向他的终点。我与他争吵,我侮辱了他。他想他除了离开我直面自己的命运没有其他选择。他以为我已下定决心,而他只能独自拯救人类。

哦, Eldarion, 我知道。如果说波罗莫那天注定在阿蒙汉死去,那么我无法阻止这件事发生。但同时我也无法停止梦魇。

我想这很奇怪。一百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他的声音,我依然记得他的脸庞,我依然记得有关他的每一个细节。

我想念他,非常想。但是我必须做到他希望我做到的并拯救人类。于是我让米那斯提力斯永不凋落,我让他的城市再现荣光。

啊,Eldarion, 我现在看到他了。他正站在你身边,冲我微笑。他向我伸出手。他穿着旧日的制服 ——他是刚铎的将军,白塔的统帅,我跟你说过吧?但是他没有戴护臂。在他死后我摘下他的护臂,它们躺在我的寝宫,在他的一个小型肖像旁。保证你会照料它们, Eldarion. 不要让它们随着时间而变得脆弱。

啊,我的孩子,他是如此美丽。比我记忆中的更甚。我必须与他一道,我必须加入到他所在之处。啊,我的儿子,他正召唤我与他并肩而行。他已经等我太久了,我要与他会合。

再见了,我的儿子。不要为我难过,我将会享受欢乐。

*****

THE END

评论

热度(5)